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共19張圖片)
  • 19年4月12日 13:31发布

作者簡介:芝麻开门,古董臺灣網網站站長,愛好古董古玩收藏,尤擅長古錢幣類鑒定。

《韓熙載夜宴圖》,五代,顧閎中,絹本工筆設色,手卷,縱28.7厘米,橫335.5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韓熙載夜宴圖》是中國畫史上的名作,五代大畫家顧閎中所作,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它以連環長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巨宦韓熙載家開宴行樂的場景。韓熙載為避免南唐後主李煜的猜疑,以聲色為韜晦之所,每每夜宴宏開,與賓客縱情嬉游。此圖繪寫的就是一次韓府夜宴的全過程。這幅長卷線條準確流暢,工細靈動,充滿表現力。設色工麗雅致,且富於層次感,神韻獨出。

《韓熙載夜宴圖》這幅畫卷不僅僅是一幅描寫私人生活的圖畫,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那個特定時代的風情。由於作者的細微觀察,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把韓熙載生活的情景描繪得淋漓盡致,畫面裡的所有人物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在這幅巨作中,畫有四十多個神態各異的人物,蒙太奇一樣地重複出現,各個性格突出,神情描繪自然。《韓熙載夜宴圖》從一個生活的側面,生動地反映了當時統治階級的生活場面。畫家用驚人的觀察力,和對主人公命運與思想的深刻理解,創作出的這幅精彩作品值得我們永久回味。

《韓熙載夜宴圖》構圖和人物聚散有致,場面有動有靜。對韓熙載的刻畫尤為突出,在畫面中反覆出現,或正或側,或動或靜,描繪得精微有神,在眾多人物中超然自適、氣度非凡,但臉上無一絲笑意,在歡樂的反襯下,更深刻的揭示了他內心的抑鬱和苦悶,使人物在情節繪畫中具備了肖像畫的性質。全圖工整、細膩,線描精確典雅。人物多用朱紅、淡藍、淺綠、橙黃等明麗的色彩,室內陳設、桌椅床帳多用黑灰、深棕等凝重的色彩,兩者相互襯托,突出了人物,又賦予畫面一種沉著雅正的意味。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乾隆行書御題《韓熙載夜宴圖》:

是卷後書小傳云:熙載以朱溫時登進士弟,枕聲色,不事名撿。繼得別卷載陸游所撰熙載傳則云:唐同光中擢進士弟,元宗朝數言朝廷事,無所回隱。又言齊止黨與必基
使周時識趙點撿顧視非常。兩卷所載,出身不同,而品識亦異,紀載之不可盡信如此。及考歐陽五代史云:熙載盡忠,能直言。又云:後蓄妓妾數十人,以此不得為相。觀其與李谷酒後臨訣之言,意氣甚壯,及周師渡淮之役,毫不能有所為,則其人亦不免於大言無當,非有
之實用者。跋內又載,後主伺其家宴,命閎中輩丹青以進。豈非殘季之君臣專事春色遊戲,徒貽笑於後世乎?然閎中此卷,繪事特精妙,故收之秘笈甲觀中以備鑒貳。乾隆御識。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韓熙載夜宴圖》卷以時間為序列,共分五段,每段以屏風巧妙隔開,前後相連又各自獨立,圖中有許多獨具匠心的構思,體現了作者敏銳細膩的觀察力和純熟暢達的表現力。從全圖的結構上看,畫家分別利用三件大的立屏將畫面分為四個部分,每部分內的空間深度感又通過斜置的榻、几案、屏風等物件的對稱佈局來表現;全圖共繪了46人其中女21人,男25人,有些人物頻繁出現,各自的形象十分統一。韓熙載在畫中出現五次,有左側、右側和四分之三正面,但形神不改;他氣宇不凡,眉頭緊蹙,憂心如焚。隨著晚宴情節的發展,韓公從穿黑袍(聽樂),發展到脫去黃衫(擊鼓),再穿上黑袍(休息),後轉入只剩一件內衣(清吹),最後又穿上黃衫(送客),韓熙載屢次更衣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第一段:聽琵琶演奏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本段描繪了韓熙載與賓客們正在聆聽彈奏琵琶的情景,畫家著重地表現演奏剛開始,全場氣氛凝注的一剎那。畫上每一個人物的精神和視線,都集中到了琵琶女的手上,結構緊湊,人物集中。但人們斂聲屏氣的神情中使場面顯得十分寧靜,從這彈奏琵琶的手上,似乎傳出了美妙清脆的音符,而這音符震動著觀眾的耳膜,勾攝了他們的內心情感。畫家對於不同的人物,根據他們不同的身份和年齡,刻劃出他們各自不同的姿態、性格和表情,顯示出作者不同凡響的畫藝。此段出現人物最多,計有七男五女,有的可確指其人,彈琵琶者為教坊副使李佳明之妹,李佳明離她並側頭向著她,穿紅袍者為狀元郎粲。另有韓的門生舒雅、寵妓弱蘭和王屋山等。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第二段:集體觀舞

本段描繪了韓熙載親自為舞伎擊鼓,氣氛熱烈而動盪。其中有一個和尚拱手伸著手指,似乎是剛剛鼓完掌,眼神正在注視著韓熙載擊鼓的動作而沒有看舞伎,露出一種尷尬的神態,完全符合這個特定人物的特定神情。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第三段:間息

描繪的是宴會進行中間的休息場面,人物安排相對鬆散。韓熙載在侍女們的簇擁下躺在內室的臥榻上,一邊洗手,一邊和侍女們交談著,也是整個畫卷所表現的夜宴情節的一個間歇,整體氣氛舒緩放鬆。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第四段:獨自賞樂

人物疏密有致,樂伎們的吹奏動作中,使人感到高亢、豐富的管樂和聲,調動了欣賞者的情緒。女伎們吹奏管樂的情景,韓熙載換了便服盤膝坐在椅子上,正跟一個侍女說話。奏樂的女伎們排成一列,參差婀娜,各有不同的動態,統一之中顯出變化,似乎畫面中迷漫著清澈悅耳的音樂。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第五段:依依惜別

畫面描繪宴會結束,賓客們有的離去,有的依依不捨地與女伎們談心調笑的情狀,結束了整個畫面。完整的一幅畫卷交織著熱烈而冷清、纏綿又沉鬱的氛圍,在醉生夢死的及時行樂中,隱含著韓熙載對生活的失望,而這種心情,反過來又加強了對生活的執著和嚮往。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原跡早已佚失,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傳為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被認為是存世最古的一件摹本,一說是北宋摹本,一說是南宋摹本。乾隆初此畫從私家收藏轉入清宮,著錄於《石渠寶笈初編》,1921年溥儀從宮中攜出變賣,後張大千購得,帶到香港。20世紀50年代又從香港私家購回,入藏北京故宮博物館。

《韓熙載夜宴圖》在用筆設色等方面也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如韓熙載面部的鬍鬚、眉毛勾染的非常到位,蓬鬆的鬚髮好似從肌膚中生出一般。人物的衣紋組織的既嚴整又簡練,非常利落灑脫,勾勒的用線猶如屈鐵盤絲,柔中有剛。敷色上也獨有匠心,在絢麗的色彩中,間隔以大塊的黑白,起著統一畫面的作用。人物服裝的顏色用的大膽,紅綠相互穿插,有對比又有呼應,用色不多,但卻顯得豐富而統一。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看出服裝上織繡的花紋細如毫髮,極其工細。所有這些都突出地表現了我國傳統的工筆重彩畫的傑出成就,使這一作品在我國古代美術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韓熙載夜宴圖》畫卷據傳系宮廷畫家顧閎中奉後主李煜之命而畫,此畫卷中的主要人物韓熙載是五代時北海人,字叔言,後唐同光年進士,文章書畫,名震一時。其父親因事被誅,韓熙載逃奔江南,投順南唐。初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寵信,後主李煜繼位後,當時北方的宋朝威脅著南唐的安全,李煜一方面向北宋屈辱求和,一方面又對北方來的官員百般猜疑、陷害,整個南唐統治集團內鬥爭激化,朝不保夕。 

在這種環境之中,官居高職的韓熙載為了保護自己,故意裝扮成生活上腐敗,醉生夢死的糊塗人,好讓李後主不要懷疑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以求自保。但李煜仍對他不放心,就派畫院的「待詔」顧閎中和周文矩到他家裡去,暗地窺探韓熙載的活動,命令他們把所看到的一切如實地畫下來交給他看。大智若愚的韓熙載當然明白他們的來意,韓熙載故意將一種不問時事,沉湎歌舞,醉生夢死的形態來了一場酣暢淋漓的表演。顧閎中憑藉著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驚人的記憶力,把韓熙載在家中的夜宴過程默記在心,回去後即刻揮筆作畫,李煜看了此畫後,暫時放過了韓熙載等人,一幅傳世精品卻因此而流傳下來。

佚名行書跋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韓熙載傳

釋文:南唐韓熙載,齊人也。朱溫時以進士登第。與鄉人史虛白在嵩岳聞先主輔政,順義六年,易姓名,為商賈,偕虛白渡淮歸建康,並補郡從事。而虛白不就,退隱廬山。熙載詞學淵博,然率性自任,頗耽聲色,不事名檢。先主不加進擢,殆禪位,遷秘書郎,嗣主於東宮。元宗即位,累遷兵部侍郎。及後主嗣位,頗疑北人,多以死之,且懼。遂放意杯酒間,竭其財、致妓樂,殆百數以自污。後主屢欲相之,聞其揉雜,即罷。常與太常博士陳致雍、門生舒雅、紫威朱銑、狀元郎粲、教坊副使李家明會飲。李之妹按胡琴,公為擊鼓,女妓王屋山舞六,屋山俊慧非常,二妓公最愛之幼。令出家,號凝酥、素質。後主每伺其家宴,命畫工顧宏中(不是顧閎中,原文如此)輩丹青以進。既而點為左庶子分司南都,盡逐。群妓乃上表乞留,後主復留之闕下。不數日,群妓復集,飲逸如故。月俸至,則為眾妓分有,既而日不能給。嘗弊衣履作瞽者,持獨絃琴,俾舒雅執板挽之,隨房求丐以給日膳,陳致雍家屢空,蓄妓十數輩,與熙載善,亦累被尤遷。公以詩戲之云:『陳郎衫色如裝戲,韓子官資似美鈴』。其放肆如此。後遷中書郎,卒於私第。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小楷七言古詩跋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唐衰藩鎮窺神器,有識誰甘近狙輩。韓生微服客江東,不特避嫌兼避地。初依李升作逆事,便覺相期不如意。郎君友狎若通家,聲色縱情潛自晦。胡琴嬌小六舞,蹀躞(打出這倆字我容易嘛)摻撾如鼓吏。一朝受禪恥預謀,論比中原皆僭偽。欲持不檢惜進用,渠本忌才非命世。往往北臣以計去,贏得宴耽長夜戲。齊丘雖爾位端撰,末路九華終見縊。圖畫枉隨癡說夢,後主終存故人義。身名易全德難量,此毀非因狂藥累。司空樂妓驚醉寢,袁盎侍兒追作配。不妨杜牧朗吟詩,與論莊王絕纓事。泰定三年十月十一日大梁班惟志彥功題。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清代年羹堯跋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韓熙載所為千古無兩,大是奇事。此殆不欲素解人者歟。積玉齋主人觀並題識。

清王鐸題跋:畫法本唐人,略無後來筆蹊,譬之琬琰,當欽為寶。王鐸題。又跋:寄意玄邈,直做解脫。觀摹擬郭汾陽,本乎老莊之微樞。文蓀王老親翁藏,善護持之。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葉恭綽跋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此卷無宋代題識,上未有明人真賞,然其為原物毫無可疑者。或者經人割截真跋,以隸贗畫,遂不能為延津之合,未可知也。觀鐵網珊瑚所載,祖無頗趙升二跋,此畫並無之,可以為證。頃大千兄出示,不但得觀絕藝,抑絹素粉墨,衣飾、用X、屏幛、瓶盂、樂具種種,足資者、訂者不一,非止其故事之足動人也。余別有所感,目題數絕於後,X生付與飲亡,何伐性寧……民國三十八年七月,遐庵葉恭綽書於香港罔極庵,時旅港又將一載矣。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龐元濟跋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唐人真跡傳世絕少,而顧閎中尤不易。覯此夜宴圖為著名之品,向藏內府,不意流落人間,為大千道兄所得,出以示余,始知尚有如此奇跡。余何幸暮年獲觀此卷,眼福真不淺也。丁亥閏二月三日,八十四叟龐元濟。

THE END
喜歡這篇文章記得點贊分享喲
點贊0
評論 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