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共4張圖片)
  • 21年6月15日 15:03发布

作者簡介:芝麻开门,古董臺灣網網站站長,愛好古董古玩收藏,尤擅長古錢幣類鑒定。

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清宣統二年(1910)雲南省鑄造。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不僅傳世稀見,而且幣面上方加列季節名「春季」兩字,為中國鑄幣所絕無僅有,頗為稀奇而聲名卓著。在機鑄幣藏界,只要說「雲南春季」四字,人們大凡便知其所謂,因而,「雲南春季」便成藏界由來已久的更簡化之稱謂。

 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

然而長期以來,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產生背景不明,傳世經歷曲折複雜,且有高仿老假的魚目混珠,故使藏界在相關認知上備受困擾。此既影響了它在藏界的合理市場定位,也干擾了藏家們在藏品收集上的取捨抉擇。為此,本文盡己所知,從產生背景、傳世經歷、舊仿故事三個方面加以介紹,以期有助於藏界對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有較為全面的瞭解。(雲南銀元收藏知識:唐繼堯擁護共和紀念銀元)

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

一、 
背景探謎

 

 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

雲南宣統壹圓普通品

 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

雲南普通品與雲南春季價格對比 

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不同於普通常見的雲南宣統銀幣,主要在於加鑄干支紀年和季節名稱。在中國近代鑄幣中,為便於質量稽查考核,不乏鑄明出產年份,有採用干支的,有採用年號的,也有採用公歷紀年的。所以,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加列干支紀年「庚戌」,不足為奇。惟並列「春季」兩字,標新立異,孤例獨現。為什麼要出此一反常態之舉呢?這或許是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產生背景的關鍵所在。但因長期得不到史料印證,致使相關考據陷於迷茫,猜說紛紜。甚至招致某些慣於信口開河者判其為屬臆造偽品的無端之議。由於臆造之說向來被主流研究者所摒棄,所以本文不予枉費筆墨,只是對認定真品範疇內的諸說加以列舉討論。(銀元收藏資訊:銀元怎麼清洗和保存)

據錢界前輩記敘,自從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公諸藏界,「春季」兩字便引起了研究者的考據興趣。不過,苦於無史料可藉,考據研究,不久便演變為「字謎競猜」。或推測其系為雲南宣統元寶銀幣開鑄而作的紀念幣,猶似古代鑄幣的開爐錢;或猜想它是為質量稽查在時間上更精確而創立此舉,就像工業產品標注生產批次。而之所以傳世稀罕,或為干支「庚戌」之「戌」,誤書為「戍」,而遭回收熔毀之故。然諸說皆為無稽,終難定論。也許是自信不足,涉足考據者皆僅限於口頭議論,而不敢在書刊上立說。以後半個多世紀,錢幣書譜,每及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皆為泛泛之言,尤對「春季」字謎,視若無睹,避而不談。

學術懸案,應該要有勤勉者去破解。兩年多前,有研究者通過著作發表其對「春季」字謎的新解。他首先將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定義為紀念幣,然後再與值得鑄紀念幣的事件掛鉤。那麼,「究竟宣統朝在庚戌春季有何重大事件發生呢?經查,此年二月二十二日(1910年4月1日)滇越鐵路全線通車,這是雲南省的第一條鐵路,······也是當時中國的第二條跨國鐵路······」。「由全線正式通車的時間看,在該年春分(庚戌年二月十一日即1910年3月21日)之後,與幣面銘文『春季』吻合。據此推論,『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七錢二分銀圓,可能是當局為紀念此意義重大的建設竣工而特意籌備以資紀念的······」(孫浩:《百年銀圓》,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12年版80頁)

上述作為滇越鐵路通車紀念幣的推測,雖也不是出自可證史料依據,但從聯想思考而論,此說似乎可以得到著名的貴州汽車銀幣聯繫印證,鑄於民國十七年(1928)的貴州汽車銀幣,據記載是為貴州省道竣工而鑄的紀念幣。公路交通重大工程是值得特鑄紀念幣的。不過,貴州汽車銀幣的定性,畢竟有史可依,且幣面上的汽車圖形,有公路的象徵。而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作為滇越鐵路紀念,既無史證,也不能從幣面圖文上看出鐵路的蛛絲馬跡,作為某項事件的紀念幣,圖文設計上理當不會如此隱晦。所以,「鐵路通車紀念說」還是不能讓人信服地接受。

帶著疑惑,筆者著力地搜集雲南當地對本省貨幣的研究書刊。因為根據經驗,分散鑄造的近代貨幣,鑄幣出品的當地更有史志查考的優勢。終於,在一本《雲南貨幣簡史》發現了一段新的闡述,其大意為:清光緒末年,清政府鑒於因各地分散鑄幣而引起的幣制混亂,便著手對貨幣發行制度進行根本性的整頓改革。在裁撤歸並各地造幣廠之後,又於宣統二年(1910)四月頒布《幣制則例》,明確鑄幣權統歸中央,詳定統一鑄造的國幣樣式、等制、份量與成色;並明令作為中央造幣廠分廠保留下來的各地造幣廠,在國幣新模頒發之前,一律停止鑄造銀幣。《幣制則例》頒布後,各地對停鑄銀幣一項頗有異議。(清宣統銀元知識:宣三的版別)

其中,雲南在四月二十二日致電度支部陳述反對理由:「新幣未到以前倘即停鑄,市面必至大為恐慌。且已行之幣信用驟減,法元趁勢充斥。······」(《中國近代貨幣史資料》第一輯,下冊,813頁)「除以上原因外,雲南銀幣歷來由藩庫墊本鼓鑄,半成品一旦停鑄勢必損失慘重。」而在允請無望的情況下,「雲南造幣廠在原有宣統元寶七錢二分銀幣上加刻『庚戌春季』四字,繼續鼓鑄。庚戌是宣統二年,春季是指1-3月,在宣統元寶銀幣上加字『庚戌春季』的用意在於強調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壹圓銀幣鑄於《幣制則例》頒布之前而非以後。

顯然這是一種不得已的權宜之計,清政府對雲南造幣廠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給予嚴厲指責,派員到雲南查處,所鑄『庚戌春季雲南造宣統元寶』遭到盡數銷毀······」(雲南錢幣學會編:《雲南貨幣簡史》,雲南民族出版社,2002年版180頁)

以上闡述,簡而言之,加鑄「庚戌春季」四字,是針對清中央政府停鑄命令而採取的陽奉陰違之舉,意在瞞天過海。所以姑且稱之為「瞞天過海說」。此說雖合情在理,具體入微,似非出自臆想,但因文中未註明考據重點的依據來源,讓人將信將疑,這實在令人遺憾。不過雖如此,「瞞天過海說」,較之其他諸說,我以為是一種更能讓人接受的解釋。

因為,正如前述,鑄幣出品的當地研究者更有依據的優勢,即使並非出自史料文獻直接記載,而是來源於歷史知情者的口頭傳言,畢竟也是一種考證的依據。其次,此說講述,言之鑿鑿,底氣十足,且又情理通達,讓人感覺應該是言之有據的。很希望此說的講述者,能公示其考證的史料依據,從而使歷時七十餘年的背景探謎得到最終答案。瞭解更多的銀元收藏知識請到機制幣論壇。

THE END
喜歡這篇文章記得點贊分享喲
點贊0
評論 搶沙發